郑小伟:生命的张力

作者:吴建平 来源:仙居县残联 发布于:2014-8-25 10:42:21 点击量:

    罗曼·罗兰说:“生命是一张弓,那弓弦是梦想。”

    一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小伙子,一个曾是“咱当兵的人”,一个曾经的个体运输专业户,一场意外的车祸,让他不幸双下肢瘫痪,二级残疾。他就是本文的主人翁——郑小伟。

    郑小伟,何许人也?他的“弓弦”究竟在何方?他是如何战胜病魔?他是如何超越人生?他又是如何跻身省级体育冠军的?

   1971年1月31,郑小伟出生在仙居县田市镇上新屋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兄妹五人中,排行老四。

   郑小伟从小活泼伶俐、惹人喜爱,在校读书时喜欢跑步、打乒乓球等运动。1988年初中毕业后,他到县城学习汽车修理,当了汽车修理工。199112月,郑小伟应征入伍,在部队当过通讯兵,争强好胜的郑小伟一年后担任了班长职务,并在部队学会了汽车驾驶技术。199412月,退伍回家后,他发挥一技之长,买来汽车,常年跑长途运输,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个体运输专业户。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88月下旬的一个夜晚,郑小伟与他的同伴一起从温州卸完货回仙居,计划第二天做一趟汽车保养,转天再赴宁波拉货到温州的。深夜1点多钟,郑小伟驾驶的货车途经仙居双溪水库附近的一个拐弯处时,发生了意外,汽车冲出公路,翻落到离公路100米远的山下,郑小伟被甩出车外,当即不省人事。

   巨大的翻滚声、碰击声,惊醒了双溪电站值班的工作人员。“出事啦、出事啦!”双溪电站工作人员闻讯后,有的打120急救电话,有的拿着手电筒一路跑来,在茂密的柴林丛中展开搜救工作。

   急救车到了,小伟没有找到。家属赶到了,小伟还是没有找到。

   时间就是生命!而此时,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无望、绝望的阴影慢慢地弥漫开来。山林中,斑斑点点的亮光从几点增加到十几点,远看像一条蜿蜒的蛇。

   经过半个多小时地毯式搜寻,终于在半山腰一棵倒伏的树干下找到小伟。这时,小伟也已经苏醒,虽然知道大家在找他,能听到大家都在呼喊自己,也想回应一声,但就是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来。此时,他对脖子以下的躯干部分已经全无感觉,甚至感觉不到痛了,他脑海中唯一反复出现的就是两个字:完了。

   当人们小心翼翼地搬掉压在他身上的树枝、树干时,他两眼泪水纵横,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送往县城的急救车上,郑小伟吃力地对他大姐说:“大姐、大姐,快把我儿子抱来,我要看他一眼……”,当过兵的郑小伟,对自己的伤残程度很清楚,他最担心自己进入手术室后,再也不能醒来,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儿子。那时,他儿子还不到2周岁呢。

   经医院诊断,郑小伟胸膜破裂,3根右肋骨凹陷,腰椎严重压迫,从此不能站立。

   住院期间郑小伟天天以泪洗面,心生绝望,一次又一次拒绝医治。在家人及亲朋好友一次又一次的劝说下,他才勉强接受治疗。后来,他说:“当时实在是放不下年幼的儿子,否则,真的没勇气活着!”

   原先家庭的顶梁柱,一下子成了家庭的负担,成了父母、兄妹的心病,更成了妻子的包袱和累赘,郑小伟的心都碎了。看着妻子忙碌地进进出出,日渐消瘦,他多想能站起来同心爱的人一起劳作,一起承担生活的重担,然而,他却无能为力,连倒一杯开水他都得请家人代劳。

   独木难撑。由于孩子还小,妻子既要照顾瘫痪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又要忙于农活,实在忙不过来。白天,郑小伟的亲人轮流守在他的身边,穿衣叠被、端茶递水,喂药喂饭,翻身子,洗脸擦背;晚上,则由他妻子来服侍。同时,众多的亲戚好友们怕他孤寂,怕他想不开,担心他失去生活的勇气而做出不理智行为,总是抽空来陪他,用那些身残志坚者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感染他、激励他,为他驱除内心的阴霾。

   慢慢地,小伟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他说:“是亲人们的爱,温暖了我那颗脆弱的心,使我这棵弯曲的树苗慢慢地挺直腰杆。”

   白天,看着日出日落,看着人们早出晚归,忙忙碌碌,那一份匆匆忙忙,对一个身体健康人来说,或许生活“满负荷”,感觉疲惫不堪,而对一个肢体缺陷的人来说,是何等地让他艳羡;夜里,尽管有老婆、儿子同在屋檐下,但郑小伟仍感觉冷月清风、孤灯独对,生活的喧嚣和寂寞便同时来噬咬他年轻的心。

   “一只弱小的猫在绝境中靠自己努力求得生存,而另一只强壮的猫在妈妈的娇惯下却一无所能。”此时,病榻上的他,一遍又一遍咀嚼亲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含沙射影的话语,启发式的教诲。

   要站立!一定要站立!千百次心底的呐喊变成坚毅的力量,变成锲而不舍的努力。在亲人们的帮助下,历时一年的艰辛,他从整天躺着到能慢慢地半躺着,最终从半躺到坐着。坐着,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然而对于郑小伟来说是如此的来之不易,但这也恰恰给了他勇气,让他内心那股不认输的精气神重新熊熊地燃烧起来。于是,他决定开始学习站立,学习行走——尽管医生给他下了“不能站立”的判决,但他要尝试站立,他要战胜病魔。

   家人在床的四周用毛竹扎起网格,让他抓竹杆练臂力,让他在练习站立时有所借力。

   奇迹终于发生了。某天,妻子一进门,居然发现郑小伟站立在床边。这一刻,夫妻对视,不禁泪水涟涟。

   既然能靠着床沿站立,就要学会行走。在家人搀扶下,郑小伟双脚渐渐地能挪动,从半步到一步,从半米到一米。后来,他就索性自柱双拐练习行走,家人就在地上铺上一层层麻袋,生怕他摔倒受伤,但还是一次又一次重重地摔倒,摔得鼻青脸肿。

   学步的小孩摔倒后,能机灵地爬起来,而168公分个头的郑小伟,稍有不慎,拐杖扎着麻袋,就会像圆规一样旋转,然后似一段被砍倒的大树一般轰然倒地。

   看着丈夫一次次的跌倒,妻子朱建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扶他起来,他却摇摇手,他要慢慢地自己爬起来,用拐杖撑稳身体。就这样,小伟每天坚持练习几个小时,腋下磨肿了,手皮磨破了,还是日复一日地练习着。

   为了练习行走,郑小伟记不清摔倒过多少次。正是凭着这股坚强的毅力,他由不能站立到扶墙而立,由不能行走到柱着双拐趔趄五六步、七八步……

   这是郑小伟克服人生障碍,重获新生的一次成功!

   出院一年半后,当郑小伟柱着双拐到医院取身上的钢板时,令主治医师目瞪口呆,连声说:“奇迹,这真是一个奇迹!”

   自从能柱着双拐行走后,郑小伟渐渐地走出户外,哪怕是走上五六米、十几米,呼吸一下户外的新鲜空气。同村的人见着后,有蔑视和讥笑的,更多的是惊叹和鼓励!

   病榻上,郑小伟想了很多很多,原先家庭算是富裕,一场车祸,家里积蓄清空,别人讥笑是难免的。既然选择活着,就要对父母、对老婆、对儿子负责,活出人样来。

   几天后,他就叫老婆领来工艺品,坐在轮椅上加工。一天不能多走,也不能多坐,多坐之后,血脉就不活络、不通畅,双脚就要肿胀。一年下来,他和妻子一起挣来加工费仅2000多元,根本不够他买药费用,但对于郑小伟来说,这毕竟说明残疾的他已经能用劳动来挣钱了。

   这是郑小伟身残志坚,寻找自食其力的成功!

   “身残不可怕,怕的是精神残废”。郑小伟这样想,在人生这条河流中航行,难免有大起大落,既然蒙受命运的不公,就必须与命运抗争,摆脱命运的摆布,就必须掌握主动权,自己主宰自己。

   男人应该是家庭的主心骨,他感到太愧对妻子了,他要用辛勤的汗水减轻妻子负担。在亲友帮助下,他购置残疾人机动轮椅车,每天到县城载客运营,2元一趟、3元一趟,一天也能赚一二十元,最多的也能赚三四十元。虽然每天回到家里,腰背酸痛得厉害,四肢乏力,尤其到了夏天双脚溃烂,冬天要冰冻。妻子心疼地帮他擦身洗脚,看他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劝他歇几天,但他第二天一早就起来,赶往县城,继续他的营运,风雨无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郑小伟奔波在大街小巷。

   虽然身有残疾、生活艰难,但郑小伟仍心有坚守,不放弃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

   2004年一天下午,一位乘客从县城包车到横溪,途中还要走访朋友,讲好车费40元,经过几个小时奔波,傍晚时分到达横溪,乘客拿出100元钱给他,找回60元。郑小伟回家清点钞票,仔细一看,是张100元假币。他颤抖着双手,眼里噙满泪水,是辛酸、屈辱、愤怒的泪。然而,他并不是想方设法将假币“用”出去,将痛苦转嫁给他人,而是不紧不慢,轻轻地撕掉假币,不知撕成了多少碎片。

   然而,这样的“卑鄙小人”毕竟很少。在县城载客期间,更多的人是同情、爱护和关心他。有位乘客到一条小巷办事,本来3元车钱,他就给了5元。这位乘客怕他回头走空车,又叫他等一会儿,十几分钟后,这位乘客回头坐他的车,又给了他10元钱,他要找钱给乘客,这位乘客摇摇手叫他不用找了。这样的事例在他身上发生的还不少呢。

   这是郑小伟坚毅奋进、实现自我能力的成功!

   也正是有了这一个个成功累砌的阶梯,才使得郑小伟超越自我,实现梦想,走向辉煌!

   郑小伟是仙居县残联重点联系对象之一。当时,正值省里要举办残运会,考虑到他原来是当过兵,县残联领导征询他有否体育专长时,他犹豫一会说,要么射击项目去试一试。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20034月,县残联选送郑小伟到市残联参加选拔赛,在众多参选人员中,郑小伟以高分通过射击项目选拔赛。此后,在黄岩射击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迎战省运会。

   集训很紧张,训练馆内,举枪、瞄准、射击,每天练习六个小时以上,训练强度大而枯燥。郑小伟心感这是组织给他提供的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是磨练人意志的熔炉,他咬牙坚持了下来,真正地体验了“痛并快乐”。

   宾馆、餐馆、射击馆相距几百米,而他每次拄着双拐只能走上几十米路——他坚持着;每个训练任务都要好几个小时,再加上穿着厚厚的射击服,每次训练下来汗流夹背,每天都要洗涤衣服——他坚持着;身体不适,腰背酸痛,手脚麻木——他坚持着。甚至有一天他当场晕倒在射击台上,教练和同伴都劝他休息几天,但他吃了几片药,第二天又上了射击台——他一直在坚持着。

   夏天是耕耘的季节。20036月,郑小伟以优异的成绩代表台州市残联代表队出席浙江省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参加立射项目比赛,并一举获得10米气步枪立射项目金牌,为台州代表队赢得了荣誉。

   一个残疾人能与健康人一样,为仙居、为台州人民争得荣誉!他欣喜若狂,紧紧地抱住教练,热泪盈眶。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一喜讯告诉妻子、儿子,让他们共同分享这一来之不易的奖牌。

   这是郑小伟遭遇不幸后,实现自我升华,最开心的时刻!

   残疾人运动会每四年举办一次,平时没有职业的训练,只是到了运动会开幕前才集中训练一个月时间。这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射击运动员来说,比赛结束后,就意味着没有枪,没有训练场所。

   怎么办?郑小伟在家里设置简易射击馆,用木棍代替步枪,每天坚持一二个小时练习立射、卧射动作。动作规范是射击运动的基本功。通过几年不间断的练习,到射击馆集训时,教练对他的基本功大为赞赏,对他争金夺银充满信心。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200610月,郑小伟参加浙江省第七届残疾人运动会,在10米气步枪立射、卧射二个项目比赛中均获得了第一名,成了台州代表队的双料冠军,被省七届残运会组委会评为“体育道德风尚奖”。同年年底,被台州市政府评为“台州代表团优秀运动员”称号,被仙居县政府评为“浙江省第七届残疾人运动会优秀运动员”称号。

   这是郑小伟得到领导和社会认可,实现“残健平等”的礼遇!

   赛场如战场,时势瞬息万变。

   20103月,郑小伟参加了浙江省第八届残疾人运动会。原本最有把握、平时训练都在291环以上的3010米气步枪卧射项目,郑小伟由于赛前不慎摔了一跤而受伤,再加上因射击台方向调整导致运动员必须动作调整,他在走上射击台前感觉胸前空空荡荡,一时不适而仅得了279环成绩,位居该项目第四名。

   首场不利,虽然对郑小伟造成了一定的思想压力,但在教练和队友们的鼓励、安慰和指导下,他及时放下思想包袱,积极调整心态,调整好状态,在第二天立射项目比赛中,他心态平和,一枪一枪瞄准,一发一发射击,最后,以30发子弹285环成绩夺冠,并再次被省残运会组委会授予“体育道德风尚奖”。比赛结束后,获得卧射冠军的温州代表团运动员汪竹胜握住郑小伟的手钦佩地说:“兄弟,凭实力你还是高人一筹!”

   20105月,郑小伟与杭州籍章旭峰、温州籍汪竹胜3人一起代表浙江代表团出席西安举办的2010年全国残疾人射击锦标赛,取得男子SHI10米气步枪立射60发(R121661环的好成绩,荣获团体亚军,郑小伟个人获得全国立射第七名。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郑小伟的目标是争夺全国残疾人射击冠军。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生命的张力!

  

2014-8-25 10:42:21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