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春红:十年前为生计开店,十年后为公益开店

作者:葛伟莹、林丽 来源:黄岩区 发布于:2013-3-19 11:36:31 点击量:

                                    珍珠的光亮

任春红:十年前为生计开店,十年后为公益开店

                        

     有一种贝叫珍珠贝,受伤之后,会在受伤的地方逐渐形成一粒珍珠。

     “以前,我努力,是一个残疾者为了维护做人的尊严,而内心深处并未真正摆脱自卑”任春红说,“如今,我真正从内心接纳自己,肯定了自己,不再为自己曾经的遭遇悲伤愤怒,而是感谢我所遭遇的一切。”

任春红, 从一名下岗的残疾人到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再到如今关闭个人书店,运行提供各类心理服务的非营利性公益站点——“爱心驿站”她笑说,我要全身心投入到自己想干的事情,2013年是我的公益年。

多年来,她的很多举动在普通人看来总显意外。正如她自己所说的这样,“在黄岩城里,我是个怪人。”

的确,在她40出头时,奔走杭州、上海、北京各大城市听讲座,考心理咨询师。在她将近50岁时,已为自己的将来写好了墓志铭。“一个前半生在努力地为有尊严地活着并与命运不断抗争过的女人,后半生在不断探索生命意义,让自己与他人都活出生命意义的小女人。”

任春红是一个性情中人,说着这些话时,眼里泛着泪光。如果,把这些话以及这些细节放在一般人身上会显得有点突兀。但用她在身上却显得合理。

因为,这一切源自她的经历。

坎坷经历

       任春红两岁时,患小儿麻痹症,失去行走能力。经过一年多的治疗,从此开始了她跌跌撞撞的人生。

七岁时,父亲去世。

待到高考那年,高校拒接残疾学生。

  出社会,招工考试第一,被“残疾人坐办公室有损企业形象”为由淘汰。

报考电大,竟引发当年该不该让一个残疾人上电大的争论。

步入中年之际,企业倒闭,下岗,卖过夜市,打过零工。

鼓起勇气报考事业单位招聘考试,最后以“残疾者不能算人才”为由淘汰。

……

这四十多年里,命运多次把这个顽强的女人推到了绝境,甚至让她在生与死之间做着选择题。在对生活几乎绝望之际,借了一万元,凭着爱好,任春红决定开一家小书店,取名“绿洲书阁”。

租一个不足十平米的房间,一张木门板,二条长凳,从卖几本杂志开始了任春红的书店生涯,也开始了她的心灵治疗生涯。

“当时,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很低,每个月只要能挣三四百,能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就行。”她说。

开书店之后的这十多年来,有过担忧,担忧自己能否赚到生活费;有过浮燥与焦虑,生意清淡,想赚更多钱,结果投资失误,亏了很多,会自责很久;也受过惊吓,开的虽是书店也遇到过喝醉酒的顾客以及小偷。

     然而,也正是这十多年让任春红感觉舒心。“这个小小的书店,给我最大的收获是让我在精神上备感充实,我常沉浸在书中,享受着读书的快乐,忘却了身体的疲劳。”

她为此感谢生活,让她在遇挫时与知识结缘,获得力量,改变认知,让她在痛苦中成长。

在看店看书的日子里,她的心伤渐渐得到了治疗。“我那时候才体会到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你不放弃你自己。”她说,也从那时候开始真正反思自己的人生。

慢慢,笑容开始在她的脸上出现。

被生活推着倔强的往前走

书店虽小,却成了任春红的心灵“绿洲”,也让她有机会结识了不少“小朋友”。

当时,台州农校就在任春红的书店边上。青春期的孩子总是带着些一些困惑烦恼,学校里的不少学生会跑到她的书店来跟她倾诉烦恼,希望得到帮助。“可能我的乐观、热心以及我的年长的缘故,他们愿意跟我聊天。”她说,但当时她不懂心理学,很多说教显得苍白无力。

“包括自己儿子身上存着的一些问题都让我觉得焦虑不安。”她说。 从那时候开始,任春红开始有意识看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

当时,一个找她倾诉的小姑娘对她说,“阿姨,以前你讲的话虽然我都在听,但真正听进去的就一两句,最近有点不一样了,有五六句了。”

这一点,让任春红欣喜不已。对心理学的热爱让她一发不可收拾,参加心理健康专业自考,报考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报考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这段学心理学和考证的日子很苦,尤其是去往各大城市听讲座既费钱也费精力。“周五晚上关了书店奔去杭州,周日下午拖着行李到教室里,一下课直接奔到汽车站,因为下周一还要回家继续看店。”但任春红对此乐此不疲。

就这样,一边看店,一边读书。有时候朋友从书店路过会进来说几句。“哎呀,春红,又在看书啊,这么大年纪还拼老命。”

的确,那时候她已经40多岁,但读起书来很是拼命。“可能跟家庭有关,我大姐在48岁的时候还努力考国家一级建筑师证呢。”她笑说。

从一个下岗的残疾者,到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看似偶然,但也有着必然性,一直被生活推着倔强的往前走。

“当初考咨询师,为的是学习这门知识,未曾为自己前程设想过,后来仔细一想觉得这又何尝不是必然,生活让我无形中具备了心理咨询师所必须的素质和条件。”任春红说,一个是经历,另一个是热心。

2007年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后,小书店就成了她学习与实践的场所,不断地为自己也为他人解除烦恼与痛苦。

这一阶段,任春红思索得最多的是生命的意义,比如人倒底是为什么而活着?人的一生该追求什么?怎样能让自己的生命活出意义?当我老去的时候,当我面对死亡的时候,怎样才能没有遗憾?

她的公益年

2011年,任春红想放下书的经营,但就是放不下这个改变她人生轨迹的店,这里是她的情感寄托所在。

2012年十月,这个矛盾终于解决,任春红把书店关了,但店依然在,重新装修,心灵绿洲——爱心驿站诞生。同样看店,却大有不同,过去为生计看店,如今为公益看店。

爱心驿站,以传播心理学及心理健康知识,促进个人心理健康,提升人的生活品质为宗旨,提供各类心理服务的非营利性公益站点。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宣传心理健康知识,传播心理健康知识的站点。

“过去,我对残疾人和贫困者免费提供心理咨询,如今依然如此。”她说,重新开始的爱心驿站既然是一个公益站点,也希望能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相互学习、督导,交流的平台,欢迎更多的有爱心的心理咨询师能加入进来。

“很多人对看心理医生这事不理解,觉得有精神病才看心理医生,其实不是。”她说,心理方面的知识需要普及,我如今干的事就是这事。

      问及当初为何起“爱心驿站”这个名字时,任春红着重对这个“爱”字给出了解释,“爱就是感恩。”

在这不得不提的就是任春红的伯父。任春红7岁那年,父亲去世,在上海某高校教书的伯父将她带到上海治疗。后来,伯父被下放,任春红回黄岩。虽然仅是两年的光阴,但这两年,对她一生都起着重要影响。“伯父家生活的两年让我学到了六个字‘善良、好学、节俭。’”

“他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父亲死后,我家中的生活全由他负担,老家同村人但凡有读书困难的寄一封信去上海,他会立马寄钱过来。”任春红说,他对他自己很节俭,一生酷爱读书。

     任春红说,这一生,坎坷很多,但帮助过她的人也有很多。

在一篇文章里,她这样写道:在人生路途中,我有过两次刻骨铭心的痛,但都走了出来,我感谢我的父母,给我积极、乐观、顽强的个性,残疾后,父母没有给我特殊的照顾与歧视,与二姐一视同仁;我感谢命运,让我拥有一个良好的社会支持体系,父亲去世后,亲戚接我去上海治疗,并在我以后的岁月中,时刻关注我的成长,我在爱的氛围中长大,懂得了爱,学会了爱,老师没有因为我的残疾而剥夺我当班干部的权利,在我遇到重大挫折时,同学、朋友第一时间给我鼓励…

   “一路走来,对于帮助过的人,我无以为报,只有感恩,我想感恩社会才是最好的报答。”她说。

2004年,在她考出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后,任春红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同在痛苦中挣扎的残疾人朋友,并主动为残联担任义务心理咨询,而且还开通了残疾人朋友的心理健康热线。

“如今,找我咨询的人已经上千人, 在治疗他人的过程中,常常会看到一个没有任何社会面具,没有角色表演的非常真实的人生境况,在这个真实的人生境遇中,有很多悲剧,在感受生命的沉重的同时看到人类心灵的复杂。”她说,看着来访者一步步走出困扰的‘深井’,激发出生活的激情与热情时,真的是很快乐的。

如今,她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爱心驿站及心元心理咨询会所负责人,市残联肢残人协会秘书长,区残联肢残人协会主席,区政协委员。

珍珠是疼痛的结晶。固然,每个人对生命的定义各有不同,接受自己,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这一过程伴着痛苦,如同珍珠。但更需要像珍珠贝一样,养成重塑伤口的能力,改变生命的创伤,使它变成美丽的珍珠,发出光亮。

这是任春红给我们的启示。

2013-3-19 11:36:31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